首页位置
版主自传
翻译趣闻
工作条件
翻译工具
翻译论坛
翻译学校
七嘴八舌
同事信息
 

英译中情况下讲话人速度快了怎样对付?

冯京葆

每分钟只能讲100到150个字,快了之后,所有翻译都会感到有困难。Aiic的标准是每分钟100个英文字,但实际上,很少有人会讲得那么慢。因些,译员经常会碰到讲话速度快的情况,如何来处理这一问题呢?
对付讲话快的人,首先要对讲话的话题十分熟悉,所可能出现的词汇都可以不假思索的翻译出来。另外,还可以使用一些小技巧来较好地处理这一问题。但总的来说,几乎所有的中文译员都会发现讲话快的人是十分难以对付的。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首先分析一下讲话快的主要原因,一般有二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讲话人事先写好文稿,发言时照本宣科,中间毫无停顿,语言精炼,信息量大。第二种情况是即席讲演,讲话人思维敏捷,习惯讲话快,停顿少,信息量大的内容会集中在某几句话,但语言可能会有较多重复,句子结构一般十会简单。

按字面意思字对字的翻译----讲话快了有时会对理解产生一定影响;此外,去理解较为复杂的概念是需要一定注意力的,这就为将句子翻译成目标语言构成了更多障碍。这时,为了减少理解、消化所带来的压力,可以尽量少花精力去完全理解原文的意思,而是要在尽可能少的时间内将原句逐字翻译出去,扔掉一句,就减少一个包袱,否则,在压力很大的情况下,包袱会越积越多,与讲话人的句子距离会越来越远,最终到了无法承受、难以赶上的地步时,就不得不将包袱原在扔下,不向下传达递了,换言这,就得被迫将整一个甚至多个完整句子都扔掉了。
这种技巧所带来的问题----首先,反映一定要快,就是说不论是什么词,目标语言的词都在嘴边上,译员都能够顺利、轻松地将将其”译”了同来,给译打了引号是因为这时的翻译不见得用的都是最为准确、贴切的词语。这一功夫要求译员平时有很好的积累,因为翻译时完全没有思考的时间。再者,尽管从译员的角度好象每句话,或大多数原文都翻译了过去,从从听众的角度来看,这样出来的东西可能是较为费解,句子较为西化,多数情况下不符合中文的表达方式,尤其是对一点外语都没有接触过的听众,这种翻译是较为难以接受的。然而,经验表明,如讲话人讲的内容是与听众的专业知识属同一领域的话,多数听众是可以不太费力地听懂讲者的主要内容的。
对有些跟原文过于紧的译员来说,出来的句子可能会肢离破碎,不断地去对自己翻译出来的东西去做语法上的修正。如果在联合国多种语言的环境中工作,中文译员做英文箱从西班牙语翻译出来的英文的接力的话,这一问题就尤为明显,因为西语的修辞结构通常是修饰词全部放在名词后面,有的英文箱的翻译图省事,常常按照西语原来的句子结构出英文;这时,中文译员如果跟得过紧的话,就会接二连三地”掉入陷阱”,从而被迫不断调整翻译出的的句子,调整过多的结果就是句子肢离破碎,意思不连贯,还会被拉得很远,从而又得被迫原地扔包袱。(可举个例子)

按句子准确意思抓大意翻译----这种方法与上面讲到的方法刚好形成鲜明对比,尽管所对付的是同一个问题,但上面讲到的办法是”以快制快”,而这里讲的办法则是”以慢制快”。但你会问”如何抓大意呢”?这个问题问得好。程序上讲,要抓大意就得同原文保持一定距离,因为,只有在讲话人讲完一个完整的意思之后,译员才会更好地理解。

这种技巧可以解决听众听翻译较为费劲的问题。
以上两种办法不必非得单独使用,最好是根据实际情况结合起来使用,做到相得益彰。

更勤地更换译员----这不取决于个人,而是要取决于整个翻译小组。同声翻译本身就是一个team work,因此,译员组中的每个人都要表现出足够的团队精神,在同事遇到困难时,应该主动去接过来,或每个翻译的时间少一点,可以是十五分钟,而不是通常的二十分钟。

将经常出现的字、词及缩写写在纸上,放在眼前----人们可能首先会问,你怎么知道讲话人会用什么词?其实,每个会议都会有一些常用词汇的,会议进行一会儿后,一个敏锐的译员就会有正确的感觉,知道哪些词汇出现的频率会较高。在讲话人讲话速度较快时,即使平时就在嘴边上的词汇也会因为现场压力大,不能出来或不能一下出来,贻误重要战机。

做好充分的home work----做好充分的预习工作十分重要,其实这一点不光是对于应付讲话快的人很重要,这一点可以说对于同声传译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一个要求。

 

冯京葆 2001年4月1日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