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位置
版主自传
翻译趣闻
工作条件
翻译工具
翻译论坛
翻译学校
七嘴八舌
同事信息
 
 

勿让翻译腔污染华

文华语

--------------------------------------------------------------------------

● 李成业(文)

   一本由英译中,名为《联系新加坡》的中文手册,由于译文错误百出,当局已全部停发。此事件也引发人们对翻译问题的思考。本文作者从这起事件引申,以多种角度探讨本地翻译工作所面对的缺憾和应给予重视以及改进的课题。


  陆谷孙主编的《英汉大词典》把“translationese”翻译成“翻译腔”,并加以解释,说明这是“表达不流畅、不地道的翻译文体”和“佶屈聱牙的翻译语言”。


翻译腔的成因


  国际新闻的传播,多靠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等通讯社,而这些通讯社传到新加坡来的新闻,都以英文发稿。至于本地新闻,由于英文是我国的行政语文,因此,无论是官方机构或私人企业,也多以英文发稿。这样一来,本地的华文华语新闻媒体如电视台、播音台和报章杂志,都必须通过英译汉的过程传播消息。

  就如其他行业那样,翻译工作者的程度,也难免会有参差不齐的现象。经验不够丰富、工夫不够老练的译者,时不时会受到英文先入为主的影响,无法在译文里完全摆脱英文的句式约束。因此,我们经常可以在电子媒体(包括电视和无线广播)和印刷媒体(报章杂志)里,听到和看到“翻译腔”,也就是“表达不流畅、不地道的翻译文体”和“佶屈聱牙的翻译语言”。


Under the law=在法律之下?


  收看电视新闻时,经常可以听到“在……之下”的句式,如:

1. 在法律之下(under the law);

2.在协议下(under the agreement);

3.在该制度下(under the system);

4.在新措施下(under the new measure);

5.在宪法下(under the Constitution)。

  其实,凡是牵涉到法律、协议、制度、措施等有约束性规定的英文句子,其中所用\"under\",都不应该照字面翻译成“在……之下”,而应该根据华文的语文习惯,酌情译成“根据”、“按照”、“依照”、“依据”等现成的地道华文。上述例子,应改译为:

1.根据法律;

2.按照协议;

3.根据这个制度;

4.依照新措施;

5.依据宪法。

  如果不想变化,一律用“根据”来翻译也可以。

  有时候,英文句子里根本没有用\"under\"这个字眼,翻译员也胡乱套用“在……之下”的句式,翻译成这样的华文。


  1.The government, on the recommendation of the Ageing Population Committee, has amended the Central Provident Fund Act to relax investment restrictions.

  政府在人口老化委员会的建议下,修改《公积金法》,放宽投资限制。


  2.The Chinese premier is visiting Singapore at the invitation of Prime Minister Goh Chok Tong.

  中国总理在吴作栋总理的邀请下访问新加坡。


  3.At the demand of CIA, the University of Hawaii dismissed Fullerin 1998.

  夏威夷大学在中央情报局的要求下,在1998年开除富勒。


  上述3个英文例句,都可按照现成的华文句式,而不必套用“在……下”的“翻译腔”句式,翻译如下:


  1.政府应人口老化委员会的建议,修改《公积金法》,放宽投资限制。


  2.中国总理应吴作栋总理的邀请访问新加坡。


  3.夏威夷大学应中央情报局的要求,在1998年开除富勒。

  翻译这类句式时,必须考虑这个翻译原则:以英译汉来说,译者必须摆脱英文句式的约束,依据华文的现成句式或语言习惯,把原文的意思表达出来。译者必须时时考虑这个问题:“英文的表达方式是如此,华文的表达方式应如何?”然后,译者必须透彻了解原文,依译文的文法句式和语言习惯,想出适当的句子加以翻译。如以上各例所示,英文句式\"under the law\",应该用现有华文句式“根据法律”来译,不应另创“翻译腔”华文“在法律之下”。如果套用这种“翻译腔”,硬把\'\'The case should be dealt with under the law.\'\'这个英文句,译成“这个案件应该在法律之下办理”,不但不合华文习惯,而且也无谓地多用了几个字,不如译成“这个案件应依法办理”来得简洁顺口。

同样地,再以下列句子为例:

  \"I am under order to arrest you,\"the police officer told the suspect.

  如果把这句话照“翻译腔”译成:警官告诉嫌犯,“我在命令下捉你。”这样就违反了“英文的表达方式是如此,华文的表达方式应如何”这条翻译原则。这像不像话呢?正确的华文译法应该是:

  警官告诉嫌犯,“我奉命来捉你。”

  陆谷孙主编的《英汉大词典》在\"law\"的词条里,也列了这个例句:

  (He was)prosecuted under federal law.”(他是)根据联邦法被起诉。

  “翻译腔”句式的译法“在联邦法之下被起诉”跟上述译法对比起来,优劣分明,好坏众知。


Until……=到……为止?


  这是另一个常见的“翻译腔”句式。

  1. Fujimori\'s parents were cotton pickers in Peru until they opened a tailor shop in downtown Lima.

  藤森的父母在秘鲁采棉花谋生,一直到他们在利马商业区开设裁缝店为止。

  改译:藤森的父母原本在秘鲁采棉花谋生,后来他们改行在利马商业区开裁缝店。


  2. Many North Korea\'s 23 million people are waiting for the first crop of barley, potatoes and vegetables. Until then, they have to eat noodles and eke out with whatever they can gather, like grass and seaweeds.

  朝鲜2300万人口中有许多人在等待大麦、马铃薯和蔬菜的首轮收成。直到收成为止,朝鲜人必须吃那些面条,以及他们能取得的任何可吃的东西,如草和海藻。

  改译:朝鲜2300万人口中有许多人在等待大麦、马铃薯和蔬菜的首轮收成。在这之前,朝鲜人不得不吃面条,以及他们所能取得的任何可吃的东西,如草和海藻。


  3. I had no idea about it, until you told me.

  我对此一无所知,一直到你告诉我时为止。

  改译:在你告诉我之前,我对此一无所知。


  同样地,翻译这类句式时,也不该老是被英文绑死在“到……为止”的句式里,而应该设法摆脱英文原文的约束,按照华文现有的句式和语言习惯,灵活地把原文的意思翻译出来,如上所示。


译意不译字


  翻译的重点,在于译意,不是译字。译者应该体会出“字”所表达的“意”,然后把“意”用正确或适当的“目标语”(target language,也就是“译文”)翻译出来。有些译者,往往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见字译字,不顾原文背后所要传达的意思,结果译出不知所云的“翻译腔”句子。例如:


  1. A personnel deficit has existed for years in the company.

  原译:公司里的人员赤字已经存在好多年了。

  改译:公司里人手不足的情况,已经存在好多年了。


  2. For many families, especially in Singapore, two incomes are a necessity.

  原译:对许多家庭来说,两份收入是一种需要,尤其是在新加坡。

  改译:对许多家庭来说,夫妇两人都出外工作赚钱,是迫不得已的事,在新加坡尤其如此。


  3. In Quanzhou, directly opposite Taiwan, the local government put the town on alert.

  原译:在直接面对台湾的泉州市,当地政府已把该市列入戒备状态。

  改译:在台湾正对面的泉州市,当地政府已把该市列入戒备状态。


  4. \'\'If we want to keep our Republican party together and we want our party to grow and attract more people, we have to think about multiplication and not division, \"Dole said.

  原译:多尔说,“如果我们要团结共和党,使我们的党壮大及吸引更多人加入,我们就得考虑乘法,而不是除法。”

  改译:多尔说,“如果我们要团结共和党,使我们的党壮大并吸引更多人加入,我们就必须为壮大声势着想,不可搞内部分裂。”


“睡在腹上”


  5. Doctors had recommended that babies be laid down to sleep on their stomachs for fear they might choke if they vomited in their sleep.

  原译:医生过去曾建议让婴儿睡在他们的腹上,以防他们睡着呕吐时可能被噎住。

  改译:医生过去曾建议让婴儿趴着睡,以防他们睡着呕吐时可能被噎住。


  6. However, this view has later been discredited and doctors now advise parents to lie their infants on their backs.

  原译:不过,这种看法后来被推翻了。现在医生反而建议家长应让婴儿躺在他们的背上。

  改译:不过,这种看法后来被推翻了。现在医生反而建议家长应让婴儿仰着睡。


表达方式各有不同


  不同语文都各有不同的表达方式。英文可以用“睡在腹上”和“躺在背上”的表达方式,碰到这种情形,应该用华文现有的表达方式来翻译,以免照字面翻译,闹出笑话。

  顺便在这里提出一个本地常听、常见的“翻译腔”“华文华语”。申请年假、事假、病假,是常有的事。由于工作场所多用英文英语,国人一般上都用\"take leave\"。但是,他们讲华语时,却不用现有的“请假”,反而照英文字面说成“拿假”或“拿假期”这种惯用华文华语的中国人和台湾人听来很奇怪的“翻译腔”语言。难道国人不懂得用原有的“请假”这两个字吗?


应用规范化语文


  韩山元在《语文小识》栏里(《联合早报》,去年11月18日),对用词不当,加以指正,并吁请各方,不要乱“表示”与“展开”。徐帆在《信手拈来》栏里(《联合早报》,去年12月20日),也对《别字满街跑》,表示遗憾。我们经常听到许多人在慨叹我国华文程度的低落。应用华文华语为传播媒介的电视台、无线电台和报刊杂志,具有庞大无比的影响力。如果它们在华文华语的行文遣词方面,有任何不合规范或不符语文习惯之处,可能以讹传讹,造成广泛的负面影响,使华文华语的程度,更加低落,也使沟通用语混乱,甚至造成沟而不通的现象。

  因此,我国媒体,应该制定基本的语文标准,使在校的学生,在听广播或看报时,能有所依循和印证,以巩固所学的语文知识。不然,学生在校内所学的和在校外所听和所见的,大相径庭,甚至互相矛盾,会使他们感到混淆,无所适从。媒体应挺身而出,负起应有的责任,注意和改善规范语文的应用,避免“翻译腔”,跟华文老师所教的互相配合,为提高我国华文华语的程度,做出贡献。最理想的是:当我们想到英文时,我们自然而然地会想到《泰晤士报》;当我们想到英语时,我们也会自然而然地想到BBC(英国广播公司)——但愿有朝一日,本地的主要广播机构和报章,也能在语文方面,树立语文模范的形象,产生这样的联想。


结语


语文应用受到外来的污染,未达到标准化和规范化的规定,似乎不是新加坡独有的现象。根据《联合早报》1月6日的报道,中国也有这个问题。

  有鉴于问题的严重性,中国当局还特别制定法规来设法解决问题。从今年元旦开始,中国实施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这是中国首部专管语言、文字使用的法律。

  根据新法律的规定,所有电台、电视、电影、广告、公共设施用字等,都应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为基本用语、用字。法律还规定,违反该法规,节目主持人要受教育;屡次不改的,单位要进行处分。由此可见,中国是多么关注语文使用的正确性、标准化和规范化。

  在这方面,新加坡虽然不一定必须跟着中国如法炮制,律之以法,但总不能继续无视这个问题。因此,有关方面和语文工作者,尤其是翻译工作者和翻译主管者,都必须注意翻译素质和翻译水准的提高,消除语文的污染。


乌龙翻译说明了什么?


  联合早报1月8日和9日揭发的“低流乌龙”翻译,就是翻译工作没受到应有重视的必然结果。第一,需要文件中译的我国人力部,似乎不懂得正确翻译的重要性,随便找个翻译工作承包商就以为可以了事,完全没有想到必须有“审稿”(审阅译稿)的过程。第二,翻译承包商似乎没有尽专业责任,认真选用可靠的专业翻译,并在“交货”前,先进行品质管理,确保译稿无误才发出去。第三,接手翻译的人员,似乎自不量力,没有翻译本事,居然敢敢做个翻译人,根本不知道“开心人”可以敢敢做,翻译人却不可以“乱乱来”。

  这次“乌龙”翻译的事件,也揭发了一些令人不敢相信的事实:1.实施了几十年的双语政策和多种语言制度的新加坡,竟然没有一个国家或中央翻译局这样的政府部门,负责政府文件的翻译工作,落得人力部不得不把对外介绍我国的手册中译工作,交给外面的翻译承包商。《1957年新加坡立法议院辩论用语特选委员会报告书》,曾提到“中央翻译局”的设立问题,可惜到了今天,还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2.一般人,包括多数政府官员,似乎对翻译的需要和性质,“四窍只通三窍”,变成“一窍不通”。他们误以为翻译既然只需两种语文,懂得两种语文者,就是当然的翻译人才。他们更误以为,我国的双语教育政策实施多年,双语“人才”当然满街都是,要聘请翻译“人才”,俯拾皆是,轻而易举,可以随时用“罗厘车”满载而归。对翻译稍有认识的人都知道天下没有比这更严重的错觉。

  除了上述所提的对外介绍新加坡的中文手册以外,最近在翻译(包括笔译和口译)方面出过差错的另一事件,更进一步说明了对翻译缺乏认识的存在事实。这里指的“另一事件”,就是新航为台北空难举行的记者招待会。这是通过电视现场广播的记者会。由于空难牵涉到只懂华语、不懂英语的人士,新航作出正确的决定,请人到场负责口译工作。在电视上看过记者会广播的观众,都看得出口译工作并不如理想,弄到口译员不得不被“红卡”调出局,一换再换。这是因为新航虽然作出正确的决定,可惜没有用对人所致,结果使本来都相当成功的记者会,美中不足,蒙上瑕疵。

  大家都知道,游泳基本上需要四肢,但是,四肢齐全的人,并不一定都会游泳。如果居然有人误以为有四肢的人,个个都是游泳高手,人人都是救生大师,完全不考虑到游泳的技巧和救生的专长,那不是很危险吗?错误地假定懂得双语就会翻译,跟游泳救生的错误假定,不是同样的危险吗?

  这是一种不应有的情况,有关方面应该正视翻译是一门专业这个事实,给翻译人才应有的待遇,并认真借鉴联合国和其他实施多种语文制度国家/地区的经验(如加拿大、瑞士、香港),设法解决这个问题,以满足我国政府在翻译(笔译和口译)的需要。在强调环球化的今天,英文英语已不能全球通行无阻。我们也必须同非英语国家交往通商,建立关系,这些在在都必须通过真正的专业翻译人才来落实。现在正是几十年来被忽视的翻译专业,应该摆脱“只受重用,不受重视”这种错误旧包袱的时候了。

(本文作者是国会资深同步传译、本报翻译顾问和新闻奖评审委员,前任最高法院通译、文化部翻译主任和推广华语秘书处主任)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