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位置
版主自传
翻译趣闻
工作条件
翻译工具
翻译论坛
翻译学校
七嘴八舌
同事信息
 

同声传译”高手——陈瑞豪

你知道么?有部分中国人天天进出联合国,亲自参与各种最高机密的会议、联合国还要付给他们高薪来发表长篇大论。在此,本文特介绍在欧洲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资深“同声传译”高手——陈瑞豪。

  现年五十岁、定居巴黎的马来西亚籍华侨陈瑞豪,在一九七0年左右在巴黎刚念完大学,並且拿到经济学学士文凭,当时刚巧巧碰上中国加入联合国,对于中文翻译的需要突然大增,在此机会下,陳瑞豪考进巴黎大学高等翻译学校接受同声传译专业训练,并且取得联合国认可的国际会议翻译协会(AIIC)会员认证,順利成为专业的同步口译人员。

自中国加入联合国之后後,中国代表不论懂不懂英文,在会议中都坚持完全使用中文,中文翻译人员才被大量起用。

  谈到目前欧洲翻译人员的的待遇,陈瑞豪说,这必须分成两个部分,一是所谓的「公共市场」:指联合国、欧洲共同体等;一是私人市场,即一般的企业。若以联合国翻译人员的薪资作为支薪标准,一天的工资大约是四百美元,并限定两场会议、每场则为三个小时,而联合国会议翻译通常是三人一組、每人每小時轮翻二十分钟,所以一场会议下來实际工作时间只有一小時,因此日工资四百美元的待遇算是相当不錯。

  当然,并不是所有口译人员都有如此令人羡慕的的待遇的,陈瑞豪说,在欧洲从事翻译的工作者,最好能成为在日內瓦注册的AIIC会员會員,因为有了AIIC的认可,无疑是工作权的保障。AIIC并不隶属于联合国,但因其加入的条件颇为严格,使得联合国在开会旺季需要委外翻译员时,会员先向AIIC要人。

  要加入AIIC,必須有两百个個工作天的同声传译工作证明,以及五位协会成员推荐,同时这五位推荐人之中必须有三位与被推荐人是「同文」与「住在同一城市」,所以AIIC对欲入会者並不会仔细审查是否真有两百个工作日传译的实际合约,因为这三位推荐人就大概可以知道是否真的有同声传译的经验。

有些企业为了商业机密,不愿事前提供翻译员会议的必要的参考背景,因此为了保障AIIC的翻译的品质,此时会员就必须拒绝接案,也由于业主会考虑谈判机密问题,所以AIIC特別规定会员必须遵守与业主约定五到十年的保密协定,陈瑞豪說,他最近接受EUROTRAIN的聘雇时,即签定了有关谈判內容十年保密的契约,这亦是EUROTRAIN特別向AIIC聘请同传人员的缘故。

  尽管己是相当经验的翻译人员,陈瑞豪对每次的案子仍是战战兢兢,因为「同声传译」要求的,就是“快”与“精确”,尤其是专业会议上大家都在使用专有名詞,要能夠翻得精确,就必须平时对各项问题都得有一定的关注。不过,联合一般的会议还算容易应付,因为尽管联合国大会下有各个专门机构,但会议大多还是围绕在预算与经费问题,加上这些专门机构都采用的会计与审计方法,所以只要多留意财政与经济上的专有名词,在联合国任翻译並不是件太困难的事。

  巴黎高等翻译学校在教导学生精确快速的翻译时,首先要求学生学会“先做笔记再翻译”,先训练文句快速组织能力,再进行声传译,但不是要求逐字逐句、而是须先经大脑分析过后将意思传译过去,去瞬眼抓出“完整意思”,尤其是以中文翻译成外文,因为中文字句组织较为复杂,通常三句话中只有一句与主题相关,因此翻译人员必须先整理出与议题有关的,再将该句翻译出来。

万一会议中遇到吵架时怎么办?“照翻啊,最近在翻译界中最有名的案例,就是法国总统在欧洲会议中与其他国家元首争吵时骂了一句粗話,当场翻译吓呆了不敢翻,后来大家对这个问题进行检讨,结论是翻译是“工具”,应将别人的意思即時翻译过去才是,所以将来一遇到这类的問題我們还是照翻。”陈瑞豪說。

  目前联合国经费的困难,连带影响到翻译人员的生计。陈瑞豪表示,以中文翻译为例,在一九八六年联合国财政危机之前,联合国的专属中文翻译人员约十几位,现在已经冻结常驻翻译的员额,改以约雇方式聘请自由翻译,从工时计算,在联合国全盛时期,翻译员一年的工作日长达二五0到三百天,现在则減成平均为一五0至一八0天。

  所幸亚欧近年贸易往来日益密切,尤其是中国大陆与台湾,陈瑞豪說,在联合国财政危机之前,他的收入有九0%來自联合国,现在则是有一半来自企业,尤其是来自中国,不过中国与欧洲厂商频繁接触,实际上有沒有成交则不得而知;未来翻译市场也会由欧洲移至亚洲,为世界经济重心己明显地移至亚洲地区,许多国际大型会议都指定到亚洲开会。

  陈瑞豪說,他虽然曾有改行当记者的念头,但翻译工作的魅力并不亚与记者,而且还可以进一步接触“谈判禁区”、挑战性高,让他非常留恋这个行业,也因为个人经验多彩多姿,在法国土生土長的九岁女儿每天耳濡目染的结果,也立志要当翻译,特性很像「谍报人员」的翻译业,真是个吸引人的行业。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