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位置
版主自传
翻译趣闻
工作条件
翻译工具
翻译论坛
翻译学校
七嘴八舌
同事信息
 

在中央领导身边的翻译们

似乎是成名的捷径
  对学习英语的大学生来说,谁不想今后分配到外交部当个高级翻译因为外交部的高翻代表我国的最高翻译水平,可以经常给中央领导人当翻译,陪同领导人出访世界各国,还可以经常出现在晚间新闻联播的电视屏幕上。总之,在不少人看来,在外交部当高翻既荣光,又是一条成名的捷径。
  1990年至1991年,外交部翻译室进来了一批年轻大学生,比较出众的有朱彤、许晖、张建敏。他们现在开始在翻译室挑大梁,人们最近两年对朱彤和许晖的印象比较深。比如1997年10月江主席访问美国,许晖是主要翻译。1997年江主席出席香港主权回归的交接仪式,1998年春季朱镕基出任总理后举行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和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期间,朱彤的翻译给大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朱彤是外交学院的本科生,她翻译的最大特点是继承了外交部翻译室的传统:准确、严谨和干净利落,在外交、政治、经济、国际关系、法律领域翻译的功夫尤其深。据说,她最近到了英国留学深造一年。
  许晖是北京四中学生,后来毕业于北京大学。江泽民主席1997年访问美国和1999年10月访问英国时,许晖就是随团主要翻译。她翻译的特点是发音平和悦耳,工作非常扎实。她已经有一个四五岁的小孩,作为一名年轻的女性,她要坚持当翻译,而且经常出差,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张建敏同朱彤一样在北京上联合国译训班。他的特点是翻译时泰然自若,非常沉着,心理状态极好。张建敏目前在翻译室担任主要翻译。
  外交部翻译室目前大约有50来人,英语和法语翻译有40多人,其中朱彤、许晖和张建敏被称为外交部翻译室的“三剑客”。
  挑战性非常强的工作
  对外开放后,我国同外部世界的接触交往日益增多,中央领导人会见外宾越来越多,而领导人同外宾交往或出国访问都需要高翻这座桥梁。担任领导人的高翻可以在翻译过程中学习到许多宝贵的东西,有些重大事情双方可能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而翻译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但是,为中央领导人当翻译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其挑战性非常强,压力非常大。
  首先,高翻需要有很高的政策水平、广博的知识面、很强的语言能力和很好的心理素质等综合能力。一个高翻翻译得好坏,除了政策水平和语言能力外,还取决于翻译的准备工作是否充足,睡眠和身体情况如何。有的翻译可能这场翻译得很好,但在另一场翻译中由于心理压力大而发挥欠佳。
  其次,需要不断跟踪形势,领导人谈到什么问题自己应该略知一二,领导人谈到哪里自己就应该跟到哪里。今天的中央领导人知识面非常广,有的还是工程师或科学家或某个领域的专家,他们今天谈这个话题,明天谈那个话题。不光谈国际政治和外交,还谈新兴高科技,谈金融谈证券,他们什么都谈,这需要高翻们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结构。
  再次,当高级翻译责任重大,压力也比过去大。过去翻译内容比较单一,现在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外交往的内容非常广泛,而且许多领导人本身懂英语,如果翻译意思翻得不准确,领导人就会自己进行纠正,所以高翻们有一定思想压力。
  一位曾于80年代在翻译室工作过的老翻译对记者说,他在外交部翻译室当了10年高翻,不管在什么场合翻译,在每场翻译之前他的心理压力都非常大,从来不敢麻痹大意。只有在完成翻译任务后,他才可以松一口气。
  当高级翻译的辛苦也是可想而知的。一个高翻现在平均每年担任七八十场翻译,在国内外陪团出差时间达100多天属于家常便饭的事情。如果外国领导人访华时对方也有翻译,这样中方翻译还比较轻松一些。如果中外文翻译都需要中方担任,这对高翻是非常疲劳的。
  现在联合国工作的梅江中对记者说,他于80年代在外交部翻译室当翻译时,平均一年出差100多天。有一次他陪中央领导访问美国5天。抵达美国的第二天,他就要上场翻译,由于中国同美国东部地区有十几个小时的时差,中国的白天正好是美国的晚上,为了能够马上把时差倒过来,他在睡觉前需要吃安眠药。
  梅江中说:抵达的第二天,中央领导从早到晚有12场会见活动,每次半个小时。在联合国活动期间,外长每天会见活动多达一二十场。在每场会见前,你还得做些准备工作,需要了解对方国家在一些问题上的立场,否则翻译比较费劲。等到5天刚刚适应下来又回国了。回到国内,仿佛生了一场大病,需要蒙头睡上一大觉。
  过去当翻译没有电视实况转播,心里不会感到紧张。现在领导人有时举行电视实况转播的记者招待会,这给翻译们带来更大的挑战。翻译水平的高低,懂行的公众一目了然。不过,外交部的高翻表现得非常不错,一些已离开翻译室的老翻译同记者谈起这些事情时,对年轻一代翻译的表现评价相当高。他们自豪地说,这些年轻人都是中国自己培养出来的。
  口笔并重才算称职
  同政府其他部门的翻译相比,外交部的翻译水平可以说代表国家队。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年轻人到翻译室不久就开始到第一线担任口头翻译,这对他们是很好的锻炼。但缺点是他们没有足够时间进行笔头翻译。据说,年轻一代的高翻现在英文口语水平很好,但中文功底还欠火候,许多句子一落成文字,毛病就显露出来。1994年至1996年,翻译室又进来一批新人,无论是他们还是朱彤、许晖、张建敏等,这一批年轻翻译的优点非常明显,就是脑子反应快,知识面比较广,翻译严谨准确,行家们认为他们非常“厉害”。但是他们也有一个比较显著的弱点,就是靠一条腿走路。他们的口译非常好,但是笔头功夫相对来说不足,不能口笔并重。
  一位前高翻对记者说,这种不是两条腿走路的方法,容易使年轻人造成一种错觉,以为口译好了就一切好了,有的年轻翻译因此产生拈轻怕重的思想。谈到外交部翻译们目前的情况时,这位前高翻说,翻译室如果这种毛病不加以纠正,久而久之翻译水平有可能滑坡,写稿子就会容易出错。他认为,一个完全称职的高翻应该是两条腿走路,而不能光口译好,笔译差。
  翻译工作需要有相对固定的一批人,干上一二十年,这样才能培养锻炼出高水平的真正的人才。有的老专家工作了几十年,他们的翻译水平几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据说现在有些年轻人不能长期安心翻译工作,一些已经离开翻译室的老翻译对记者表示,希望更多年轻人有强烈的事业心,在翻译室做好长期艰苦奋斗的准备。

摘自《新民周刊》2000年第12期朱幸福文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