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论坛
七嘴八舌

让世界听懂四川(A2)
03/02/2001


  
  “一流国际会议,要有一流翻译。一流的翻译,要有一流的同传译员。”2000·中国西部论坛把起点放得很高。
  按照这一“超级”标准,全会、专题会、圆桌会、晚会、宴会等会至少需要16名同传人员。这一方案把设计者都吓了一跳:在国内迄今为止举行过的国际会议中,如此大规模高密度地使用同传译员的例子尚不多见,更不要说首次举办国际会议的成都。
  同传又叫同声传译,顾名思义,就是要用一种语言把另一种语言所表达的思想和情感以与讲话人几乎同步的速度重新表述出来。这不仅要求翻译人员必须在一二秒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准确地进行语言转换、词序整理和吐字发音,同时还需要翻译人员准确记住发言者所讲的下一个词语。同传译员进入工作状态时精力高度集中,一般说来必须每15分钟左右换一次班,以保证“一心二用”不致大脑负荷过重。因此,按照国际会议的惯例,每场会议至少要配备2~3名同传译员。
  同传翻译必须要经过专业化的特殊培训,据圈内人士讲,目前国内一流水准的同传翻译不超过20人,这些高手绝大部分聚集在北京和上海,他们的任务大多是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外事会见、出访,以及重要的国际会议服务。在成都,有这种水平和经验的同传翻译人才几乎没有。而10月份又正是各种国际会议在中国举办的高峰时期,翻译人员相当紧缺。
  8月29日,论坛对外联络组组长、市外办主任张正新,论坛同传项目负责人陈赋等人从成都急赴上海,希望能从上海市外办那里得到帮助。他们的要求不高,只希望能从对方那儿“借”同传译员3~4人,交传人员5~7人。
  而当时上海正在筹备好几个国际会议,正需要人才,爱莫能助。9月1日,张正新一行人又马不停蹄飞到北京。张正新一出机场,就直奔外交部。
  还未赶到目的地,在外围打探到的消息就让他们倒吸一口凉气:国家领导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外事访问,这次出访将一次性带走10名高级翻译。
  张正新等人不甘心,径直“闯”进外交部翻译室主任徐亚男的办公室。听了2000·中国西部论坛的情况汇报,徐亚男当即表态:一定支持西部论坛!并答应届时派一名翻译到成都。
  走出外交部,张正新心头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但随即又愁上眉梢。上海、北京跑了四天,只找到1名同传高手,另外15名上哪儿去找呢?
  午后的京城秋高气爽,可张正新等人却没有心思欣赏眼前景致。接下来是北京之行的最后一站——北京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由联合国、我国外交部、北外联合开办的北外高翻院成立于1979年,前身是联合国译员训练部,专为联合国培训翻译人员。目前在联合国工作的翻译人员90%出自于此。去年,成都市外办的陈赋被单位派到这里进修,认识了不少同学和老师,这点“关系”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张正新等人直接找到了院长万里,没想到万院长非常热情。经过一番协调,该院答应派出5名经验丰富的教师支持西部论坛,他们可都是圈内赫赫有名的人物。
  北京之行令张正新等人信心大增。通过有关渠道,又很快与《北京周报》的资深日语翻译林国本、孙晓燕等人取得了联系,对方听说是为西部论坛服务,均爽快地答应了邀请。
  越来越多的翻译高手从全国各地向西部论坛汇集。有来自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的,有来自中国银行的,有来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他们不仅具备优异的业务素质,不少人还是金融、财经等领域的专家。
  9月28日,上海外办打来电话,表示可为论坛提供8名翻译人员。
  至此,由16名国内一流同传高手组成的“梦之队”已集结于西部论坛旗下。但最大的收获还可能不在于此——有人得出一个结论:放眼全国,搜罗人才,这本身就是一次思想大解放。
  除了技术精湛的同传译员,精良的同传设备是保障论坛成功举办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为此,同传设备被单列出来另作方案。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有关方面还斥巨资从国外进口四套红外无线式同声传译系统,该套设备是世界最先进的产品之一,可同时传输6+1(除发言人所说的语言,还可翻译成另外六种语言)种语言。据说这种设备曾在香港、澳门回归仪式上使用,在成都是首次亮相。同时,有关方面斥资300万元购回800副同传器,使西部论坛成为国内使用同传设备最多的一次国际会议。
  同传室并非一个普通的空间,它必须设计在合理的位置,以便译员透过玻璃窗能清楚地看到主席台上发言人的动作和表情。同传室还必须完全隔音,设备摆放、线路连接,甚至桌凳高矮宽长等都有严格要求。小小一间同传室,工程之琐细复杂绝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9月14日,同传组组长陈赋等人戴着安全帽,提着手电筒,一猫腰钻进了杂乱无章、还是一片工地的会场。看场地、画图纸、备材料,一扎进去就是几个通宵。
  10月10日,一个录像机大小的“黑匣子”被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搬进同传室,这就是同传设备的主机,所有声音信号的接收、发送全靠它。
  10月20日晚6时,同传设备成功启用。
  据统计,本届论坛共安排翻译人员192人,其中同声传译翻译16人,高级翻译32人,领队翻译144人。加上从各高校本科学历以上的学生中选拔的252名志愿者,一共有444人为本届论坛充当翻译,使用的外国语种有英、法、德、日、韩、俄、越、阿拉伯和西班牙等9种。
  以市外办人员为主组成的笔译组从论坛筹备之初就开始启动。
  对于翻译队伍来说,10月20日晚的开幕晚宴是非常关键的“头炮”,专门安排了6名译员。北外高翻院副教授江红自告奋勇作同传,她是联合国认证译员、国际口译协会成员,在所有同传译员中,名望最高。开幕晚宴演讲结束后,江红等人仍坚守岗位,直到晚宴全部结束,人潮散去,才默默端起仅存余温的盒饭……
  10月22日下午,第四次全会召开之前,同传组突然接到通知,下午由国家开发银行与纽约人寿保险公司共同承办的专题会——基础设施融资与西部大开发会Π提前两个小时召开,需要同传翻译按时到位。同传组紧急召集译员协商,增派人手。10分钟后,一个4人小组进入专题会同传室。考虑到很多发言都属专业论述,同传组特别抽调一名在国家开发银行投资业务局综合业务处当副处长的译员,专题会承办单位对此交口称赞。
  但很少有人清楚地知道,正是这样一支多兵种队伍的协同配合和吃苦耐劳,才架起了成都与世界畅所欲言的舞台,缩短了成都与世界的距离。
  三天论坛期间,每天早上7时许,一份散发着墨香、清新而大气的中英文对照的精美刊物,就摆在了论坛会场的各个门口,国内外嘉宾、媒体的记者首先享用的就是这顿丰盛的“精神早餐”——这就是开会刊先河、此次论坛期间唯一一份中英文对照的报纸:《中国西部论坛会刊》。
  作为西部论坛筹委会会刊组负责的刊物,与一般媒体不同的是,它除了每天第一时间将论坛的信息传递出去,还有一个重要的要求,就是权威。这对首次尝试办中英文对照会刊的会刊组来说,是一次向时间、速度和质量的挑战。
  据行内人士讲,如果文章难度不大的话,按照一般翻译速度,一个人将汉字翻译成英文,平均为800多字/小时,但此次论坛涉及面非常广,来的是全球知名企业和政要,他们的公司、职务以及许多专业用语都有固定的表达,要查不少资料,因此,翻译起来比较费时间,一般是500~600多字/小时,若按会刊4个版两万多字计算,一个人翻译的话就需工作40多个小时才能完成。但每天最后一场会议开完在晚上8点多,中文稿子全部写完,则在晚上在10点前后,距离印刷出报时间仅有三四个小时。
  解决这个两难问题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找到最好的翻译高手。会刊小组立即通过论坛筹委会,将西南交大外文系翻译高手王维民老师和该校外文系研究生班4个高材生一起调了过来;同时,会刊组还通过各种办法,将川大外文系的美籍教师PeterCohen也请了过来。加上会刊组的两个编辑。这样,8位翻译高手组建的“快速翻译部队”成立了。
  “经常到晚上4点多,工作忙完了,才想起晚饭又忘记吃了”,王维民老师笑着说,“每天大概下午4点多就开始翻译,有时最晚工作到次日凌晨6点多。实在太累了,就坐在凳子上打个盹儿,一清醒就接着继续工作。”
  4位从没熬过通宵的女研究生,也第一次连着4个晚上体验了一把“今夜不入睡”的滋味……
  几乎每一个英语单词,都经过了几道工序,但为了“权威和准确”,会刊组还专门请了《中国日报》的3位编辑、记者,对当日的英文版进行最后一次把关。
  每天早上7点,当参会的外国嘉宾读着那流畅而措辞优美的英文版的新闻时,他们或许没想到,每一个英语单词后面,都是会刊组的采编们汗水、智慧和集体的结晶……


  成都商报报记者 韩命军 邹芸 田宝峰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