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位置
版主自传
翻译趣闻
工作条件
翻译工具
翻译论坛
翻译学校
七嘴八舌
同事信息
 

译海无涯苦求索

--中国著名日语口译专家林国本先生访谈录

                
徐 冰


  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对日交往中,产生了一批杰出的日语口译专家,他们为中日两国的友好交流做出了贡献。同时,他们的宝贵经验,对于培养下一代口译人才和日语口译学的研究,都具有参考价值。为此,笔者于1996年9月专程赴京,采访了日语翻译家林国本。

  林国本先生出身华侨家庭,今年61岁,供职于北京周报。1952年17岁时告别东瀛,回到祖国,此后风风雨雨几十年,活跃在日语口译、笔译的舞台上,成就蜚然。

  问:请问林老师,您从小生活在日本,对于日本的社会生活、艺术文化,肯定有着深层次的理解,日语水平,也是大家公认出,同时,我也听许多人谈到,您的中文文笔也十分精彩,不知道您是怎样学习和提高中文水平的?

  答:中国有句老话,叫作“从无字句处读书”,我的方法就是大量地阅读,各种书籍、报纸、中文报纸,每天不拉,这样就能及时掌握国家的政策、中国和日本的国情的变化。从事政治翻译,要对中央文件、政府的主张准确把握,这样,在为党和国家领导人做翻译时,才能掌握好力度,否则便拿不到一百分。

  除此之外,还要对各种艺术门类进行研究。我从小便喜欢听相声,还常去天桥看戏,对话剧以及其他曲艺都很爱好。口译工作,不仅仅是两种语言的单纯的互译,还要学习表演艺术,才能传神。我读了一本香港节目主持人写的书,很受启发。我还十分欣赏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新闻》节目的一位播音员,这位播音员的节奏感极好,值得学习。

  问:口译人员的工作状态,是否有些像现场直播的体育节目的解说员,眼里看着比赛,口里在解说?

  答:对,这两个工作很相似。都要掌握好节奏,太慢不行、太快也不行。比如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访问北京参加国际会议时,武汉市长讲话时,因情绪激动,语速很快,而译员就译得更快,结果听众感到有压力。这时译员应该控制速度和节奏。

  问:您参加过哪些重大场合的翻译?

  答:曾为周恩来总理、江泽民主席、李鹏总理、朱容基副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做过翻译。还为日本的话剧、古典戏剧、电影代表团做过翻译,我自己倒是很喜欢从事金融方面的翻译。

  问:进入专业领域的口译,对译员的要求是很高的,难度一定很大吧?

  答:是的,我对金融领域是外行,怎么办?先去买书、学习。一个职业翻译,最好掌握一门专业,同时要不断地学习。比如有好多翻译,水平也很高,但是不懂专业,如让你翻译金融、股票方面的内容,你不懂,就被刷下来,再翻围棋或高尔夫球,不懂又刷下来一批。

  问:有人认为口译是一种技术性的工作,也有人认为翻译学是一门科学,可是您刚才却谈到了口译与艺术的联系,口译要吸收和借鉴表演艺术的方法,您能就此再谈一些吗?

  答:是的,口译要吸收表演艺术的方法,比如语言,表演艺术、戏剧、曲艺的语言都是语言中的精华,值得借鉴,还有节奏感、嗓音、发声,都应该学习。我觉得口译是一门综合的艺术,也是遗憾的艺术,不论译得多么成功,大家如何夸奖你,自己应该清楚,还是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

  问:多年从事口译,您认为怎样才能提高自己的口译水平?

  答:我觉得口译的基础是笔译。现在的年轻人往往忽视这一点。通过笔译,可以提高组织语言的功力、语言文字水平和分析、推理的能力。笔耕不辍、持之以恒,在从事口译时便会获益匪浅。

  问:您有哪些译著出版?

  答:有《好大王碑之研究》、《中国陶瓷史》、《末代皇后婉容》、《陈氏太极拳》等,共十六本。

  问:您认为笔译是口译的基础,这太有道理了,真是值得后辈们深思的真知灼见。您在口译工作中是否有过失败,您觉得口译的难点是什么?

  答:中国的方言土语是个难点。一些领导同志地方口音很重,不易听懂,有时便会出差错。例如有一次在日本,我给马洪同志(山西人)做翻译,他讲的是“农业”,我听起来是“能源”,就按“能源”译了。译过一段之后,发现不对头,便立刻纠正,重新翻译。不要怕出现错误,译错了要及时纠正。还有外来语也是个难点。大家知道,日语中有很多外来语,并且不断产生新的外来语,要想应对自如,还得学点英语。

  问:您认为从事口译时有哪些技术性问题需要注意?

  答:对一些敏感的词汇,要格外注意,比如“钓鱼岛”,这是中文的说法,这时绝对不能采用日文的说法,译成“尖阁列岛”,这里面有一个立场问题。

  问:翻译界和老百姓都认为,同声传译是口译的最高水平,也是难度最大的,您对同声传译有哪些体会?

  答:的确,同声传译是很难的。因此要认真对待,不能掉以轻心。有些同志做同声传译,总是踩点儿来,不做准备,这不行。我每次做同声传译,总要提前一个小时左右到场,先看设备、调试音量,看好现场。如有可能,还要和讲话人事先接触,提个话题,听对方讲话,熟悉他的方言,讲话节奏,看他是个急性人还是慢性人,这样才能有备无患。

  搞口译工作,要随时做好应变的准备,比如有时候知道有讲稿,但中央领导要过目,直到讲话前才拿来。还有时讲话人突然离开讲稿,即兴讲话。例如,美国的一位副部长在讲话中谴责中国的人权问题,我方的领导人立即站起来发言,反驳对方,这是翻译要跟得上,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

  问:您多年从事日语口译工作,堪称译界的老前辈,您想对年轻人说点什么吗?

  答:我想讲两点:第一点是年轻人中有很多人才,但是目前的环境不好,来自各方面的诱惑很大,使年轻人坐不下来,浮燥。要从长远的观点考虑问题。二是要多读书,学海无涯、译海无涯、学无止境,要想成为一名出色的翻译家,只有多读书、下苦功,别无他法。

  问:您知道中国是否有日语口译学方面的著作?

  答:没有。口译是一个复杂万变的世界,系统地总结它是一项艰辛的工作,难以静一心来,反刍和整理。你做的这项工作十分重要,很有意义,我希望你把这本书写好,印出后送我一本。

  问:那一定,请您多多指教。百忙之中,蒙您接受我的采访,向您表示衷心的感谢和敬意。

  答:请别客气,建议你多找别的同志谈谈。在中国,能人很多。


作者地址:130024 长春市东北师大日本研究所

选自《中国翻译》

 

我要评论